ror体育-ror体育官网 | Tel : | E-mail:
ror体育 项目回顾 ror体育客服 联系我们 ror体育软件 人才招募 营销中心
ror体育 项目回顾 ror体育客服 联系我们 ror体育软件 人才招募 营销中心
远距教学打造台湾奇迹!叶丙成:应趁机让孩子学会“两件事”
发布者:张国荣浏览次数:
因应疫情,全台实施在线教学已近一个月,《远见》昨(15)日邀来台大电机系教授叶丙成、“为台湾而教”创办人刘安婷,以及两位花莲县的国小校长谢易成、柯维栋,在Clubhouse一同探讨远距教学的挑战与解方。

5月19日,教育部宣布全台各级学校停课,全面走向在线学习。刚开始师生因设备不足、操作不熟练等而有些慌乱,但近一个多月以来,许多师生都已逐步走上轨道。

然而,其实不是每个孩子都有数码学习的能力。尤其,在偏乡许多学生家长因工作不在身边,由祖父母带大,或是家中根本没有大人,光是操作数码工具,或是课业辅导上都是问题。让这些学生在远距教学时,与其他孩子的落差愈来越大,成为另类的“新冠难民”。

花莲校长:防止孩子成为“网络中辍生”

东里国小校长谢易成说,虽然学校位于花莲南部资源相对较少,但过去学校参加数码平台“因材网”的计划,也有准备平板与笔记本电脑,加上老师都已受过基本训练,其实转为在线课程没有太大问题。但是,“网络中辍生”的状况却让校方不敢掉以轻心。

“家庭在远距家学扮演重要角色,若是有家长的协助与辅导,孩子的学习效果通常比较好,”然而,他指出,在偏乡很多家长因为经济因素,需到外地工作,家中无大人能够支持,有些孩子就被“放生”在家里,最后把停课当成放假,睡过头、在外游荡、缺席课程等状况愈来愈多。

图/花莲富里国小开设专班,让弱势孩子在这段时间不被抛弃。取自

富里国小校长柯维栋也提到,对于偏乡孩子而言,学校与老师其实扮演著家庭与父母的角色,提供午餐与照料,当学生因疫情无法去学校,顿时就失去依靠。

他表示,为了接住这群弱势学生,学校除了开设专班让学生回到学校学习外,热心的老师下班后也持续协助孩子完成学业,并接送上学;甚至在保持社交距离下,亲自家访,了解学生的状况等。

刘安婷:“冰山模型”下的三层次思考

长期深耕偏乡教育议题,“为台湾而教”创办人刘安婷表示,从国外案例与调查可以看到,在国外因疫情停课的一年多来,家暴、性侵比例大幅提升,且弱势学生学习落差是平均学生的两倍以上,在疫情下更加弱势。

那麽,我们该如何解决远距教学带来的问题?刘安婷提出“冰山”模型,由上而下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思考。

最上层,首要就是确保每位学生在硬件需求能够被满足。第二层,教学典范的移转。当教学走向在线教学,则是思考如何系统性的教学转型,并提升学生学习动机,进而培养孩子自主学习的能力。

第三层,“家庭支持”的衍生问题。不管是在都市或是偏乡,许多孩子因家庭工作型态关系,在家中是无家长照顾、支持,一直以来都将学校当成生活重心与归属感来源,当学校因疫情而无法前去,学生的学习与生活该如何持续是一大挑战。

图/为台湾而教创办人刘安婷。总统府提供

面对以上问题,刘安婷形容就如同搭飞机的避难措施,首先亲师生须先确保自己的状态稳定,再来就如同穿上救生衣一样,建构好数码设备。接著,就是帮助身边的弱势学生,此时有赖于“低科技”的支持,像是让弱势生回到学校,或是老师在保持社交距离下进行家访、电访,并善用社区、社工资源,避免学生陷入困境。

此外,台湾远距教学一路实施到学期结束,接著暑假的到来可谓是长期抗战。

刘安婷以世界银行报告来分析,目前台湾远距教学实施已过了紧急应变的救急阶段,接著我们必须进入持续管理阶段,发展长期、系统性的措施,并不断的改善与修正以因应后疫情时代的改变。

台湾有因材网、均一平台等数码资源,支持孩子暑期的自主学习,国外也有类似函授课程,每周寄送教育学习素材,让孩子有学习资源。且有老师在课堂创建互动游戏、聊天网络,维持学生同侪互动,让学生保有学习动机,此些都是可以参考的方式。

叶丙成:两周内就序,已是台湾教育史的奇迹!

由于家长在远距教学扮演重要角色,但这一两个礼拜,为了帮助孩子连线、操作软件、在线缴交作业等,让原本就有自己工作的家长,忙到焦头烂额。叶丙成认为,或许可以趁此机会培养孩子的两大关键能力:自我负责、数码学习能力。

过去家长会认为在线学习,孩子容易分心,自制力变差,阻止孩子接近数码工具。但在线教学其实只是把平常就存在的学习问题,凸显放大而已。或许孩子在学校课堂上就已经有注意力不集中、听不懂课程等问题,早已需要接受帮助。

趁此机会,其实可以一同发现与解决孩子原本在学习上的问题,并培养孩子的数码素养,学习如何操作软件并对自己负责。而在网络上寻找有用的学习资源等,对于未来自主学习都有一定帮助,也能减轻家长负担。

图/家长可以利用远距教学期间,重新检视孩子的学习状况。刘宗翰摄

不过,当大家讨论著远距教学乱象时,叶丙成仍肯定台湾教育的表现,他说:“其实这一次可谓是台湾教育史上的奇迹!”在全面远距教学时,台湾老师可以在一、两个礼拜之间,接轨在线学习,是其他国家都办不到的,像是美国加州远距教学问题就持续了大半年都仍然未解。

远在加拿大的华裔大学教授山人幸琪也上线分享,自己的孩子在公立学校就读,学校在停课三个礼拜后,老师才准备好在线教学,甚至一周老师只安排半小时与学生视讯对谈,很肯定台湾教育界的实时反应。

许多台湾老师更主动学习数码教学模式,甚至有创新教学方法。像是,叶丙成在社群媒体成立“台湾在线同步教学社群”,全台湾中小学约有20万的老师,目前这个社团内已有接近10万名的老师与教育相关人员,在此社团分享彼此教学心得。

叶丙成提到,过去的他长期推动翻转教学,但改变速度相当缓慢,甚至大部分老师也不愿意转变。但此次疫情,台湾走向远距、数码教学,刚开始转换难免有乱象出现,但能在一、两个礼拜之间能够接轨,这是他意料之外的事。

许多老师也站在前线努力,推动台湾数码学习脚步,为台湾教育带来更多可能与改变,叶丙成说:“我很期待几年后我们回头看,会为现在自己的努力感到骄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