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r体育-ror体育官网 | Tel : | E-mail:
ror体育 项目回顾 ror体育客服 联系我们 ror体育软件 人才招募 营销中心
ror体育 项目回顾 ror体育客服 联系我们 ror体育软件 人才招募 营销中心
国民党走向没落 (兰雨静)
发布者:张国荣浏览次数:

改革乎? 追随新党泡沫化乎?

愈来愈多的台湾人民,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出,KMT在追随新党走向没落、泡沫化。主要原因是因为,它们具有先天性的“共同基因”。

原来,是诞生在中国的一个政党,流亡台湾后,分裂为二个党。然而两党的基本“意识形态”是一様,如下列:

中国统一、九二共识、中华民族主义、文化保守主义、民族保守主义。

新党的创始人, 赵少康、郁慕明、王建煊、陈癸淼、李庆华、李胜峰、周荃等等,是KMT 分出来的,和韩国瑜、马英九、朱立伦、洪秀柱、费鸿泰、连胜文等等,都是同一学堂的毕业生。

1993年8月10日(27年148天) 新党分裂自中国国民党 。
1995年,为立法院的第三大党 。2001年,退居第五大党。2004年,再退至第六大党。
2008年,新党完全退出立法院。2012年,立委选举,得票率仅有1.488%,衰退至仅第六大党。
2020年,立委选举仅剩1.04%,跌至第八大党,已在台湾政坛边缘化。

目前现况,立法委员0/113、直辖市长0/6、直辖市议员2/380、县市长0 /16、县市议员0 /532。

这样的政治版图现况,只有直辖市议员2席,算得上是个政党吗 ? 当然算不上,所以已被认为是泡沫化。

新党是中华民国的一个政党。它却主张在中国实现民族统一、民权自主、民生均富的三民主义新中国。亦主张倡议两岸和平统一、协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(新党的一国两制方案是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,和平统一后创建一个政权,国号为中国)。

中华民国现在只剰下一个招牌,是个“壳”而己。一个空壳的政党,主张协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,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,和平统一后创建一个政权,国号为中国。这不是用“妄想”或“幻想”等字眼可以形容的异常心态。是无药可救。因此只好泡沫化。

国民党的朱立伦今年有意竞选主席位,前些时公开说了一句难得的话,他说“如果国民党不以台湾的主流民意为依归,不以台湾为主体的话,国民党是没有前途”。

七十多年来,国民党受到“中国意识形态”的束缚,连这么简单的一句,理所当然的话,一直说不出口。新党的泡沫化,逼使国民党不得不改変想法,认同台湾这块地,然而,也只听老朱如此说过一次而己。

最近,国民党青年部发表ㄧ份非常有趣、有意义的,党内人士网络声量排行,民调如下:
第一名 韩国瑜
第二名 马英九
第三名 罗智强
第四名 江启臣
第五名 侯友宜
第六名 蒋万安
第七名 卢秀燕
第八名 陈玉珍
第九名 林为洲
第十名 朱立伦

这是一份依声量的高低作出的排行。明眼人立刻可以看得出来,KMT青年部的用心多么良苦。

有句熟识的俗话叫“充其量”。是用来形容“声量”的价値。在中国人社会常听说,“表面尚有可观,实则内容空虚,充其量只是个空架子而已”。因此声量只不过是个“空架子”而己。把这个道理套在上面的排行,第一,二和三,就可更加明白其意思。所以说,KMT 青年部用心的良苦,是可以想像的。

倒是四名、五名两人,才是具有实质意义的KMT重要人材。年轻的江启臣大败资深的郝龙斌选上主席,代表的是KMT内部,尤其青壮年层的要求改革的意念之高。

国民党最大问题出在两岸路线。今年3月,新主席江启臣6月公布新两岸论述,将“九二共识”定调为“过去”两岸互动过程的历史。此举却引发国民党历任主席包含马英九以及连战等人公开反对。

从国民党内部政治辩论结果看,党内“大老”战胜了青壮派,这是,老KMT 路线的延伸。但从外部看,“九二共识”是很难吸引年轻选民。意味著KMT继续往没落的路途走。

因鼓吹武统台湾,在去年被我国驱逐出境的中国学者李毅,最近说过非常有趣的评论。他表示,台湾统一势力已在2020年大选被彻底消灭,他认为国民党将在2024年大选惨败。李毅还加码预测,国民党2024年只会输得更惨,原因是什么?讲难听一点,就是“中国造成”。

大家都知道,国民党最大问题出在两岸路线,也就是“中国”造成的问题,就这一点来说,李毅说得一点都不含糊。

现在的国民党,看来是党内“大老”战胜了青壮派。KMT大老马英九、连战等人的意识形态和新党的郁慕明等,是同一个模型铸造出来的。是超越妄想或幻想,不具“现实”意义的意识形态所有者。

因此,显而易见,KMT青壮派的改革如果失败,任由党内“大老”继续主宰党路线的话,KMT 跟随新党泡沫化是避免不了。

KMT 和新党唯一的一个大不同点,是新党没有“本土人士”,而KMT有不少“本土人士”。就人数来说,也许“本土人士”占多数。这一点也许是KMT还有药可救的唯一因素。

侯友宜是目前不分党派,人人都公认的首屈政治人材。声量低、政绩裴然,在KMT里却不被重视。原因非常单纯,因为他是本土人士。老KMT权贵怕他抢走既得地位。

上次主席选举,本土的江启臣打败权贵郝龙斌,这是时势所趋,却更让老KMT权贵们増加危机感。因此,下次选举打算推出朱立伦或韩国瑜,试图打败本土的青壮势力。

大家都心里明白,朱立伦或韩国瑜都不是能使 KMT 起死回生的人材。他们的出马,所负的任务,只是,想延续老KMT权贵们的地位,保护既得利益而己。志不在于一个党的盛衰。

为了党的盛衰,鉴于时势所趋,笔者不认为本土的青壮势力会轻易地,让KMT权贵们的谋略得逞。

从新党没落的轨迹,我们可以予测KMT的未来只有二条路可走。彻底改革求生存,否则,追随新党泡沫化,别无选择余地。(作者为南加台侨)0111